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玄浑道章 > 第十章 延请
    玄浑道章正文卷第十章延请惠元武离开了青阳玄府,就来到了安寿邑内的一座墩台之上,这里有一个白发修士支着一口大锅,似正在熬炼着什么,锅里面散发出一股浓浓药味。

    白发修士感觉他到来,抬头一笑,道:“老武,怎么这次耽搁了这久?难道找到合适的道友了?”

    他本来只随意问一句,但是惠元武却是郑重点头。

    “哦?”

    白发修士露出讶异之色,放下手中的事,他问道:“真有合适之人?是哪一位?我以前见过么?”

    惠元武摇头道:“这位刚才海外都护府归来未久。”

    桓道人一怔,表情却是微微有些失望,道:“那些海外归来的同道,纵然气志高洁,可是斗战之能与如今那些道派的修士差的太远,又如何能相助到我等?”

    惠元武却是神情认真道:“老齐,这个人不一样,尽管不懂小印,可是手段不俗,我在论法殿与他印证,可我一照面就败在他手里的了,”

    白发修士有些吃惊,看了他几眼,道:“你大意了?”

    惠元武走到了一边,在石墩之上一坐,道:“没有大意。”

    白发修士来了兴趣,他身上心光一转,已是浑身沾染的烟药之气排斥了出去,走到他面前,在另一个石墩上坐了下来,道:“说说看。”

    惠元武也没隐瞒,将自己与张御的斗战过程复述了一遍,他道:“我后来我和‘火阳’探讨过了,它说这位心光力量至少强出我数倍,尤其章印力量也是玄妙不明,之前从未有见,再来几遍,我也一样是输,而且等对方适应了我的战斗,我若新的手段,就再无赢的可能。”

    “这么厉害?”

    白发修士更感兴趣了,他想了下,道:“这位对那些道派怎么看?”

    惠元武道:“我试着透露了一些口风,这位没有对此无有任何置评,只是我等方才接触,彼此还无太大信任,所以看不出来太多,不过我感觉,他与那些人并非一路。”

    白发修士道:“对,事情不能急,以后可以慢慢打交道。”他想了想,道:“等我这一锅‘洗光丹’炼成,老武你可带些过去。”

    惠元武看着他,玩笑道:“老齐,你也真舍得?这丹丸你可是炼了七年了。”

    白发修士笑道:“有什么不舍得?丹丸还不是给人用的,要是真能完成我辈志愿,就算我付出这条老命,那也是值得的。”

    惠元武也是点头,他沉声道:“那些道派就是青阳玄上洲的寄虫,与军府勾结,掌握与外洲的往来渠道,自己独享各种交流而来的秘法章印,却又打压其余不肯加入他们同道,顺手扩大自己的势力,不将他们铲除干净,我青阳上洲的玄修就永无出头之日!”

    青阳玄府一处客阁中,张御坐在临湖亭廊之内,正在意识之中翻看着那一幅幅观想图。廊窗之外,时不时一阵微风吹来。有青竹在那里轻轻晃动,传出一阵枝叶摩挲的轻响。

    三百幅观想图看下来,他发现并没有适用于自己的。

    这些观想图最多囊括四正印,别说涉及六正印,涉及五正印的都一副没有。

    要是青阳上洲与他洲方便往来,他倒是可以去别处搜寻,可惜现在无法做到,那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惠元武的说法是去找浑修求取,他自认不必去做这等事,他乃是玄浑同修,只要有足够的神元,就能自己向浑章去求。

    不过说来说去,最后还是绕到神元之上。

    这几天他看前人记录,如今情况不明,但六十年前,青阳上洲之外到处都是各个纪元的遗迹,那里应该是可以寻到神元的,不过一旦离开大榕树的遮护范围,就要面对各种类人国度和异神怪物了。

    要做这种事,需要提前做好一定的准备,最好还有详细的记述和地图,可以避开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照理说,每一地的玄府都承担着对抗超常力量的职责,本来应该是能查到这些东西,可惜如今的青阳玄府就是一个空壳子,空旷冷清,来来往往也没几个人,更别说寻到这些东西了。

    正思索之间,一声水响,一条红色鲤鱼从亭廊边的水湖之中高高跃起,再扑通一声落至水中,溅起一片水花。

    妙丹君蹲在栏杆上,双目紧紧盯着鲤鱼的身影。

    张御站了起来,摸了摸它的脑袋,这时脚步声过来,一名役从来至廊亭中,执礼道:“张师叔,明善老师回来了,老师说事已办妥,叫你不必担心。”

    他递上一封书信,“这是老师令我给张师叔的。”

    张御拿过打开一看,见这是苏芊送来的,说是其人会用飞舟将东庭玄府一行人还有他的两位随从都是送至卫县,并还有一事想与他商量,若是方便,可到卫县一见。

    他扫了一眼末尾日期,这是两天前送来的,那么现在人应该已经到卫县了。

    他一转念,眼下留在玄府也没什么意义,不妨先去卫县一行。

    决定之后,他让役从代自己向明善道人谢一声,而后收拾了一下,乘舟出了青阳玄府之后,就腾空一纵,化一道青虹往卫县而来。

    只是他在安寿邑中飞腾倒还无人来管,可一出了城邑,就见有一条白色蛟龙飞来,眸光冲他一扫,不过他身上玄玉却是反照一道光芒,蛟龙见到后,就不再理会,又是腾空掠去。

    因为两地相隔并不远,大约百来个呼吸后,他便到了卫县之外,远远看到了那一排排泛着深蓝色泽,直入云霄的大塔。

    考虑到这里是驻防重地,再继续飞遁可能会有麻烦,于是他远远落地下来,沿着大道步入城中。

    按照苏芊信中所说,一行人应该在卫县的飞舟泊台之处停留,所以他认准方向后,就直接往此处过来。

    大约一刻之后,他见到了一座人工堆砌起来的山体,大约五十来丈高,两边延伸出去十余里,上面是一座座齐整排列的泊台,全部是外罩琉璃,内植绿树花草。

    他直接从山体上留出的巨大梯形门中走了进去,抬头一看,见里间四壁之上全是蜂巢状的出入口,有形如蜂虫的造物不时在里出入,搬运物品。

    这些蜂虫大约有半人大小,通体金色,外表看去十分精致美观,飞翅震动时只会传出轻微的声响,不觉吵闹,反而觉得很舒适。

    此刻有一个属卒上来问话,他报上了名姓后,对方请他在此稍待片刻,过了没有多久,温仪自远处走了过来,对他万福一礼,道:“张士君,校尉让我来迎候你。”

    张御点头道:“有劳。”

    温仪带着他往一个琉璃甬道而来,到了里间,就有两枚玉圆盘飞来,她先请张御站上去,随后自己也是站至上面,那玉圆盘一动,无声无息带着两人沿着甬道往里而行。

    温仪道:“东庭玄府的玄修,还有士君的两位随从,现在都是安排在了卫县归置署的馆阁之内,我们可以通过这里的地下驰道过去,士君可要先去那里?”

    张御思索一下,道:“既到了这里,便见去见苏校尉好了。”

    温仪道一声好,玉圆盘方向一变,转入了另一条甬道之中,不多时,两人行至尽头,甬道上的舱门旋开,露出了一个内部的小型泊台,上面停留一驾亮银色的纤长飞舟。

    苏芊此刻就站在泊台之外相迎,身后跟随着两个军士,等到张御走了到来,她一抱拳,道:“张士君,有礼了。

    张御抬袖还了一礼。

    两人见过礼后,苏芊就把张御请到了飞舟主舱之内,待在软椅之上坐下后,她又命人送了茶水和一些精致甜食上来。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张御道:“苏校尉之前信中说有事寻我商量,不知是为何事?”

    苏芊她抬起纤指,凭空一划,舱内一面舱壁一阵变化,就呈现出整个青阳上洲二十三州的疆域来,自此上面,还显示出来十数个光点。

    她道:“这是与我青阳上洲中所有军府有关的学宫,其中位于高州的开阳学宫是我凌霄军两百年前在此设立的,专以为我凌霄军提供人才,如今也是青阳上洲内最大的三座学宫之一。”

    她看向张御,语声诚恳道:“我了解过,张士君曾是东庭都护府泰阳学宫的师教,所以我想请士君到开阳学宫之中任教。”

    张御道:“我的专学是古代博物学,所了解的东西也大多数与东庭有关,开阳学宫这样的学宫,我恐是无法教授什么。”

    苏芊道:“张士君,我们并非想请你教授博物学,我们凌霄军有一个传统,会延请玄修来担任教长,教授学子对抗神异力量的知识,同时传授一些斗战法门。”

    张御道:“若只是这点事,似并不需要我来做。”

    苏芊点头道:“是的,因为有时学生会离开青阳上洲,去往满布神怪的域外之上历练,这其中就需要教长出力护持和指点,我凌霄军手里有一个推荐名额,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而我认识的中位修士里,人品最靠得住的就只有张士君一位了,故我向学宫推荐了士君。”

    张御听到这里,略一思索,道:“还有其他修士么?

    苏芊道:“自是不止有张士君一人,学宫往常都会请修士来负责此事,不过那几位玄修都是军府和洲府之中推荐过来的。”

    张御心下一转念,立刻明白了,这是涉及到某些派系斗争了。

    苏芊看了看他,道:“我们知道玄修的忌讳,也不会耽误张士君你的修持,学宫也会尽量为士君提供帮助,比如天机部,在学宫之中就有长驻人手,士君如果你需要什么,只要作用正当,都可以直接为你炼造。”

    张御考虑了一下,之前他欠了苏芊一个人情,而现在他正缺少青阳上洲的周外信息,若是去到开阳学宫,这一点倒是可以解决了,毕竟涉及军方,这方面的记录肯定是最齐全的。

    至于派系斗争,修士本就与天地相争,这点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于是他道:“如果只是这件事,我可以答应。”

    苏芊听他答应,露出了高兴之色,道:“那就这么定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