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道降世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炼制方法
    看着丹田里那青碧玉佩,余生心底先是闪过一股极其强烈惊喜,但紧随起后便是与之更浓郁三分惧怕!

    他现在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这玉佩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丹田里!

    难道是这少年郎被神秘人救走,这东西主动跑到他自己身上来的!

    紧接着余生便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按照他数次陷入梦境的情况来看,梦境中出现事情是早就已经发生过,余生他就相当于是旁观者,再重新把当年发生事情走马观花看一遍而已!

    思绪重新回归脑海,余生开始梳理着这数年来陷入梦境中情景。

    最开始时候是在那醒梦之石上,所陷入梦境里面,按照其中沉睡记忆来看,那个时候应该是已经参加宗门弟子任务,在其他同去师兄弟全部尽数陨灭情况下,成为唯一获胜者从里走出。

    之后几年的数次梦境,按照正常发展顺序来看,首先便是踏足凝气境时少年抓周那次,以家族被强敌追至,被其老祖关在了祖屋里面结束。

    再接着就是得到残书‘山海’,翻译出上面箴言,意外进入梦境中看到少年家族被灭具体过程,以及少年郎被那神秘人所救!

    再往后就是他刚刚历经的这次,知晓玉佩才是引发这一切根源所在,以及那肥胖僧人邀请少年郎前去其清水寺。

    至于千机圣院后两次所陷入梦境,与结拜义弟三人,惨遭背叛后在金钿函顶里面殊死搏斗侥幸胜出。以及最后一次,应是少年郎已经成长至中年,受到不知明的原因,从而陷入疯魔中只知道破坏的疯子!

    这些东西,就是他数年来的梦境经历。

    总体上虽然前后时间间隔幅度较大,看似不着边际,但主要事情还是以少年家族覆灭,引出玉佩出现为主!

    现在余生细细回想其中细节,少年郎在青年时候,于金钿函顶里惨遭背叛,满身血污褪去衣衫跳入湖泊中,那时余生就未曾看到少年郎身上那块玉佩存在!

    后来在那世外小镇上,中年男子毁天灭地间,赤裸上身也同样没有发现那青碧孩童玉佩存在。

    这一切都正实着,少年郎的青碧孩童玉佩,早就在他那次逃出生天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但现在至于如何会无故出现在余生丹田里面,恐怕这里面就是有着什么他所不知道的隐情了。

    所以,贸然出现的这块玉佩,对现在的余生来讲,究竟是福是祸还是个未知的东西?

    而且他有着一种感觉,碧青玉佩这件东西在他手里面,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包括借居在他身体里的渣前辈,尽管对方极大可能知道此玉佩的具体真相!

    不过,既然余生已经不打算让渣前辈知道此物的存在,就绝对会耐住性子不让自己对那东西有太多试探的。

    毕竟,谁知道这玩意究竟能闹出个什么幺蛾子来,余生也没有着方法能阻挡渣前辈的查看,还不如再忍上几天,等对方离开之后,他再好好的一探此物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突然间,余生猛然想起那本残书‘山海’上的段箴言,应该是与他丹田的玉佩大有关联!

    毕竟,这本残书当初也是在刚到他手里的时候,只是默念了一段上面的箴言,就让他轻轻松松进入到了梦境里面。

    如此来看的话,残书山海上毁坏的内容也自然是极具别价值了!

    只可惜的是,上面绝大部分的内容已经焚烧毁坏,辨认不出具体记载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否则的话,这玉佩之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或许也就可以推测出些蛛丝马迹的。

    “难道真的像那人所说的,这本残书‘山海’是地仙界潜山境为数不多的至宝?”

    余生想起那散修在向他推荐此书时的说辞来,当时他心中还不禁嗤之一笑,以为是其想多卖些灵石的手段而已。

    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要么真的是如同对方所说属于是地仙界潜山境的至宝!要么这所发生的一切东西都纯属是个巧合了,只不过这个几率是太低了!

    剩下的就是那散修口中所说的潜山境,和少年郎老祖吩咐其去的清虚境,二者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就都是以某境来划分的。

    但是余生在千机圣院第一次使用醒梦之石时候,还清晰记着,体内先圣是来自一个‘大梵天元合观’地方,和那地仙界潜山境是没有丝毫联系!

    揣测不透余生不禁暗自摇头,看来这里面肯定还有着其他所未了解到的东西,残书‘山海’和这碧青孩童玉佩之间肯定也是大有关联存在的!

    猛然间,余生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突然想起在刚才陷入那梦境的时候,可是有一副卷轴上面描述着那青碧玉佩,和数个巴掌大小葫芦的东西!

    也就是在余生刚刚想起此副图画的时候,他脑海里几乎是图画一闪,那张卷轴样东西便出现其中,碧青玉佩和数个巴掌大小葫芦,周围还有着黑色古体小篆文体,看上面书画的字体正是先前他在‘残书山海’中见到的古体篆文!

    余生睁开双眼,煞有向他自己看了看,调整下靠姿好让自己更舒服恢复体力,便闭上双眸重新向脑海中的卷轴打量而去。

    毕竟是古体小篆文字,需要他逐字逐句的去翻译,这个过程是稍稍需要一些时间的。

    而至于他体内那个借住着的渣前辈,余生是不担心脑海里的那副图画被对方知道,虽然不知道对方借住在他身体具体那个部位,但平时在与对方交流的时候,他还必须要发出声音才行。

    神识传音肯定是行不通的,余生某些隐私问题自然丝毫不用担心暴露!

    想着这些同时,余生把他心神聚拢至脑海图画,开始仔细推敲上面意思来。

    “初分三界,如是山海!”

    上面的文字首句,便是余生较为熟悉那本残书‘山海’扉页上的第一句话。

    小半个时辰时间过后,余生重新睁开了双眼,盘膝做了个打坐修炼的姿势!

    他脑海中的那副卷轴所记载之物,其中内容余生若是没有翻译错的话,就是如那少年郎老祖所说———是一副兵器祭练之法!

    具体的内容简单上来讲,就是将那碧青玉佩按照上面记载的某种炼制法术,如同炼器材料一样融入那些葫芦之中!

    至于上面会有着数只的葫芦,则是因为按照五行阴阳两雷来炼制的时候,会有具体不尽所同的效果。

    不过按照图画上面所描述的,这些个法器虽然有很多,因各异主体葫芦属性级别相选择的类分,但都是些适用于筑基期修士使用东西!

    看完这些东西,余生心中不仅对此略有所失落。

    但是在记述的问题最后面,他不知是不是自己翻译的不对,上面略有描述说碧青玉佩在融入葫芦,以后还会有着其他变化!